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怀抱破碎星球多少昼夜

众神不理会凡人的疾苦,众神要凡人觉知和奋斗。

 
 
 

日志

 
 

《正见》系列诗第7辑8首  

2012-12-06 21:13:00|  分类: 正见,诗歌,49-56,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见》系列诗第7辑8首 - 温经天 - 怀抱破碎星球多少昼夜

 

■■《正见》系列诗第7辑8首 

———————————————————— 

《光引我向你》、《南方生活》、《不散》、《千山外奇遇》、

《暖身之必需》、《奇异夜空》、《末日远走》、《山雪孤绝》。

 

 

光引我向你

 

光芒淹没众多的头颅

末日河流倒灌,漫淹所有远方和孤城

只有光芒不醒,

颤栗的双腿和瓦砾之上,

你信任的只剩这几棵树。它们

用光秃的枝杈,奔驰在危险的空气里

它们企图抓牢神的天庭。

如果神目睹了一切,是否也会侧转了身

对冬天嘟哝一句诅咒?

 

末日,我爱你胜过每一天昏聩的肉糜之粥

末日,我见你沿着枝杈攀爬裂缝

要带希望的容器去领受,必要的光之种

而我两手空空!

没有一只翅膀可以驮走厄运

那就请厄运在枝杈间永驻,被古怪的大风显影

 

魂灵展开了裂缝,

最后的阴霾描述你坚毅的表情

光的种籽挂在最高的枝头,

——引我上升!

沿着你的气息和斑驳血迹,请引我上升

你是我的眷顾、先知和美人

你比任何人更加具备慰藉魂灵的贤能

所以,幸存的人们啊

何必颤栗着双腿,惧怕这世界的嘈杂与不幸

 

 

南方生活

 

在南方,世代才子漂墨山水,你所到的码头为何无人?

而泉州、厦门、汕头、深圳、北海等地盛行茶艺

和不动声色的吹嘘。年轻人张狂要有度,角度还差七分

 

高雅诗会难免女学生、准大师合奏一张锦;不同者

立于场后,暗笑鱼贯而入的香水。又悄然独归

沿路植物茂密,这里是南方,燥气鼎盛,凉茶红绿

铮铮之词怎敌得过呢哝软语。

 

隐名容易,趁肚圆腿肥,蒸他个红面黄心

潮州海鲜粥黏而不腻,医寒膝,养长吟;

你是否预料山海如此之近,览胜无余,余下半首宋诗

 

这年头缫丝是难了,上好的绢绣都归了宝马

不妨晨起待那鸡蛋花和微雨的莅临!

清水漾开,香沁周身......对此,我还有一条正见

可以给你:去沙滩走走,晾一晾你的汗毛和脚趾。


 

不散

 

终曲是离开,但会回来。普天下

紫雨拥吻野马,无常热爱诗篇

每日我写诗给你,你们,可否欢颜?

而多病的身躯要如何才能兑现

这缓缓流逝的三十年?不散。暴雨之前

劳燕温习着古老格言,而寂寥的浪子

置身于波浪,看无数片段和身影银鱼般隐没

更深的海。那是过去的你吗?

不散。酒在静静地烧着内心的瓷瓶,

两朵百合,不是什么牡丹。

 

我爱你衰弱的身体,深凝的侧脸

鸥鸟不分南北,一样栖息,传染着我的神态

但翅膀能协助它们去熟悉的湿地,而我

和我们要忍耐这一个又一个最后的冬天

末日是个玩笑。却降落在每一个夜晚,

手指主奏的曲目不合时宜,但不更改,春江

花月,什么唱词能够唤醒这迟钝的年华

不散。天涯只是一个美丽的错觉,

不散。我和我们在你和你们的梦田

种下奇遇记和赞美诗,颜色,浅灰蓝。

  

 

千山外奇遇

 

你相信千山外有你找的奇遇

比梦寐更加瑰丽,凄婉,充满对抗的热力

温柔的眼泪泊成湖水,一只仙鹤独自静止

在平静的生活之上,需要一朵云,道不清来历

 

而我在那样的平静之下写着故事

大多时艺术标记了梦与未来,被时针推撵

形成所谓往昔。我不怀疑航行的意义

爱恋或嫉恨都不过是酒杯的一种倾斜方式

 

天地。儿女。之间,飞禽

仙鹤眨眼消失,被铭记的旋律又点燃这山水

不同于李太白,苏东坡;近似郁达夫,艾芜

的边界之地。我伪装成普通人

 

深埋了深蓝之心。奇遇无需法器测试

只需千山外那枚疲惫的老灵魂!经卷告诫的每种

要因都来自引火自焚,不见你哪得知?

要抱拥的不止另一个自己,还有你,神的丝丝忧郁

 

 

暖身之必需

 

低于你的生命,高于我的生命

寒风里的爱情。一截黑炭,一点火星

湮灭在某场不为人知的荧屏。又到封火的时候

我蜷身去打听你在梦国浪迹的每处风景

 

我的五脏是割据的节度使,甜蜜,火辣,

酸楚,咸涩又苦。米在水底,成粥

米在水中,酿酒;你可懂米的沉没与幻化

我在咀嚼和豪饮中也在辗转的垭口

 

仿佛望见你在风里,长发遮蔽了你眼

什么样的思念需要考证,希望之冰

并不源自河流,源自绝望的泪

为了后来的解冻先将我定格于深冬

 

你将低于这个城市,你将高于我的胸口

当疾驶的列车慢于灵魂,撞身的几率大于零

你将在昏迷中触摸到我的陡峭和孤独

干裂的柴禾燃烧,一边煮米一边耗尽了生命

 

 

奇异夜空

 

再次写到夜空,就再次看见你

欢快的涟漪下淡淡的亮色,颧骨更加突兀

雨季结束冰建筑了新城。奔波者捉不到一盏灯

越奔跑越无法逃出深渊的底部

 

一封信要沾染几层温度,一张弓满盈

夜夜自南天射向你胸口。寂寞的猎户星俯身

翻捡大地所有喘息的遗物,梦中的白桦林

是否瑟瑟地在围拢?一条围巾飘落了半个人生

 

无谓的是伤感的电影,告别刻意,转折突兀

超过她的颧骨。摸黑中寻找剧场出口

必然在这个中途离去,牵着你手,去呼吸

没有廉价香料和防腐剂气味的夜空

 

在剧场之外我们找到停泊的飞船,你信否这种可能

在旷野之上升腾,照耀枯枝和屋脊,你信否这种可能

 

 

末日远走

 

你的羊群和青草错开星辰和木梳

你的泪水和耳垂避闪光年和房屋

你望着镜中湖,一只幼鹿

 

怀抱陈旧火焰的人被唤醒

一曲赞美引入耳朵的回廊

所有沉重的呼唤都变得空灵

 

你的肩头和你的哀苦

自觉的仰望迎来乌云众多的猛兽

它们暴乱天下秘约写满你的名

 

找寻你!使者需你的指令

弹奏蓝色丝绸,十个我

深情地抚摸你,用吻和静的火苗

 

给你,青草永茂的女性

给你,温暖的羊群光年的木梳

沿着盖亚无所不在的地图,随我远走

 

 

山雪孤绝

 

大步流星的舞蹈在此已不能

山风剪开累赘愁苦

还愿者叩谢那朵浮云的恩典,看

它还披挂在山的脖颈。那些雪也依然

沉睡着,时针遇见了谁,不动

 

告白多余。卸下词语和音符

我们休憩在向阳缓坡,等雪貂和飞蛇争斗

让出千年的雪莲,喂食早已错乱的肉骨

何妨作一名清心的信徒

 

不识梵语却被崖石质问,答曰无名

直上云霄以前,先饮下山雪孤绝

稀薄的人脸浮现于蓝布

凝看,告诫,微笑,闪逝。唯有携手

找那盘坐之地,愈高则愈轻

 

无论皮囊性情,登临这条歧路

却接近天庭。差只差擎起手臂,你就

与众不同;山雪晶莹,山下流年

两只酣醉的笨鹅倾听蓝白之舞,近似无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