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怀抱破碎星球多少昼夜

众神不理会凡人的疾苦,众神要凡人觉知和奋斗。

 
 
 

日志

 
 

世界就这样形成两极  

2013-01-25 19:38:00|  分类: 诗歌,评论,柏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就这样形成两极

——浅读温经天新作《山水》

 

  柏相

 

  柳宗元在其《渔翁》一诗中有句曰:“烟销日出不见人,乃一声山水绿。”可见早在唐朝时,“山水”一词在诗中出现即就是“山和水”的意思。

  不过,据《宋书·谢灵运传》记载:“出为永嘉太守。郡有名山水,灵运素所爱好,出守既不得志,遂肆意游遨。”“山水”一词,古诗文中也泛指“有山有水的风景”。

  “山水”一词,其实在唐代时就有了“山水画”的意思,比如杜甫在其《存殁口号》之二就有句曰:“ 郑公粉绘随长夜,曹霸丹青已白头,天下何曾有山水,人间不解重骅骝。”

  另外,北宋的王安石和苏轼在其诗文中分别也都用“山水”指代“山野”。王安石《赠李士云》诗中云:“ 李子山水人,而常寓城郭。” 苏轼《径山道中次韵答周长官》诗中云:“聊为山水行,遂此麋鹿性。”

  二零一二年的温经天,无疑是充实的。他除了续写了“丽萨系列”之外,还创作了一组多达八十一首的“正见系列” ,“八十一”这个数字很是耐人寻味,唐僧师徒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之后才终成正果,八十一首“正见”,以《正见:哦,是美》、《正见:辉煌与余烬》等为代表,也许就是温经天八十一次对社会、人生与自然的探寻,很是壮观。在“正见系列”之后,他最近还写了许多单首,其中《山水》一首,最为迷人。

  温经天《山水》一诗的迷人之处,除了秉承他一贯的孤绝、深涩、冷峻、撕裂与断代的特点之外,还多了一些淡定、通透、纯澈、瀚远与隐忧,同时也把对比手法运用到了极致。

  在我读来,温经天的山水,既不是“有山有水的风景”,也不是“山野”,更不是“山水画”;而是整个生灵界的万物外相与众生百态。

  这首诗共有四节,第一节中的“山水”在我读来,可理解为自然之美。

  这个自然之美,绝不仅仅指的是“山和水”或“有山有水的风景”,而是指包括人在内的大千世界。大千世界的确有美,只是我们很多人忙于杂乱、油滑和庸碌,没有真正的走进而已。

  在海子的眼里,每一座山每一条河都应该有一个温暖的名字;在温经天的眼里,每一个人每一个事件,包括每一棵树每一粒沙,都应该拥有一件奇特的乐器。等“你”走进,“它”才开始奏鸣。当然,这个“走进”,绝不是指空间距离的缩短,而恐怕是心灵神思的碰撞或交融。

  第二节中的“山水”,绝不仅仅指的是“山野”,而可能是指理想、憧憬或目标。

  这个理想、憧憬或目标,与现实的“废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方心里深处的乐土或伊甸,作为一个被生活捆绑或蛊惑的“人”,只能永远是远眺、描摹或乐此不疲。这让我很容易想起一个叫“叶公”的人。其实,也许在温经天的视觉里,“人”都是“叶公”,“叶公”好“龙”,而“人”,都好“山水”而已。

  第三节中的“山水”很容易让阅读者联想到“山水画”。这节中的“山水”,用温经天的原词来说,是“艺术品”。但这个“艺术品”,在现实中似乎已经变味了,不仅“昂贵,而且难以盛放米饭和汤匙”。

  我个人觉得,温经天在这节里,是借着“山水”在深深地思考灵与肉的关系。“山水”在这节诗里,已不是指“山水画”或“艺术品”,而是指为了精神的皈依所焙制的空中画饼。

  一个人活得太精神,就容易滋生贫穷;一个人活得太物质,又容易没有了精气神。物质的匮乏或困窘,很容易阉割精神;精神的富有或完美,又容易拒绝物质。用苏轼的话来说:“此世古难全”。

  这首诗的最后一节明显带有总结的口吻:“这世界就这样形成两极。你焦躁的身体是赤道/一半沙漠,一半咸海,旱涝不均”。理想与现实的深层矛盾在这里被温经天描述得惊心动魄。

  温经天在这段中把“人的身体”比喻为“赤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创举。在我读来,“赤道”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星体南北半球的分界线,而“人”是精神与物质、现实与理想、神佛与鬼魔的分界线。清代黄遵宪先生的《以莲菊桃作歌》一诗中曰:“地球南北倘倒转,赤道逼人寒暑变。”明代何景明先生的《六月望月食》一诗中也曰:“未月黄衢厄,妖遮赤道行。”可见,赤道在地理与气候现象上的神奇莫测与人性在精神与情感领域中的复杂多变的相似性,古人也早就注意到了,只是没有温经天揭示的这么令人明了与彻骨彻髓。

  温经天的这最后一段中的“一半沙漠,一半咸海”,很容易让阅读者联想到当代作家张贤亮的一篇小说的名字“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只不过“海水”与“火焰”是对立的两极,而“沙漠”与“咸海”却是相似的一家。也许温经天这句想表达的是,世界发展到今天,资源的日渐枯竭与人性的与日沦丧,贫富的俯仰交错与灵肉的相吸相斥,已经到了空前绝后的不可调和之境地。

  总之,温经天的这首《山水》,很容易让人想起苏轼的那首《水调歌头·中秋》。

  苏轼是借“中秋之月”来抒发人世间悲欢离合的无奈,在感喟自然无常的同时,也在感喟社会的复杂;而温经天是借“山水”来抒发理想与现实的种种矛盾,在感喟万物大美的同时,也在感喟生命的可悲和生活的诸多无法弥补之遗憾。

  这首诗中的对比至少有这么三组:一是“此地”与“那儿”,而且特别突出“那儿”,似乎可以简单地理解为“理想之境”与“现实之境”,特别强调了“理想之境”的迷心与悔憾;二是“浅层之境”与“深层之境”,特别强调了“深层之境”,似乎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口头上的喜欢”与“心底的深味”,而且这种“深层之境”,真正地深入到了人精神真实的内心;三是“你”和“世界”,一如白昼与黑夜,彼此相接又绝不相容,遥相呼应又永不交汇,时时惦念又爱莫能助……

  其实,温经天这首诗最大的一组对比也许是“人”与“山水”,“山水”似乎是“人”之至爱,可“人”又在疏远或破坏着“山水”,这也许才是这首诗最大的艺术魅力,也是温经天对现代汉语新诗意象系统与认知领域的独特贡献。



◆附

◎山水

   文/温经天

 

山水在那儿,不可窥见的深层,有美

有奇特的乐器蛰伏,等你走近,它才开始奏鸣

 

山水在那儿,此地废墟。人

远眺,描摹,乐此不疲地呼吸,雾霾天气

 

山水在那儿,触摸中成为艺术品

昂贵,难以盛放米饭和汤匙

 

世界就这样形成两极。你焦躁的身体是赤道

一半沙漠,一半咸海,旱涝不均




柏相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12232494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